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人不是太不值钱了?

发布时间:2018-08-02 06:06 点击次数:

  今年4月5日,重庆晚报头版《贫血病正危害皮鞋工》一文,披露了璧山县皮鞋城工人们因长时间与苯接触,被“贫血病”困扰的现状;5月5日,《南方周末》以《鞋厂工人苯中毒调查》刊登了本报记者的同题材报道。9月15日,记者接到一位广东东莞做鞋的台商电话,他说:你们发表在《南方周末》的报道,使东莞的许多台商震动,当地的台商协会将该文复印了200—300份,发给皮鞋厂老板。读了报道的东莞台商截然分成两派,一派赶紧将复印件藏起来,生怕工人看到;一派则公开宣称,要关注工人的生命健康,使用不含苯的粘胶剂。

  9月20日,记者飞到东莞,参观了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最大的皮鞋基地,见识了生产世界一流皮鞋的鞋厂。最让我们感兴趣的是,见识了一群喊出:拒绝苯害,保障员工生命安全的台商——他们正致力于将一种叫做“新一代无毒港宝”的国际专利产品在东莞台资鞋厂中推广。

  走进皮鞋城,依旧有浓浓的挥不去的苯水味,鞋工们依旧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做工。所不同的是,与5个月前相比,街两边的皮鞋厂已有许多拉下了卷帘门,有人告知:工人都招不齐,啷个开工?走进一家皮鞋小厂与工人交谈——

  七嘴八舌间,我们获知就在当天早晨,一个叫“科瑞达伟瑞”的皮鞋厂死了一名36岁的男皮鞋工,死者是巴南区姜家镇人,名叫李仕均。据介绍,头天晚上9点上床睡觉,第二天上午9时过还不见起来上班,推门一看,已经死了。死因是什么,当地公安部门说有待调查,但有一点病状却与患“再生障碍性贫血”的汪德树一样:头痛难忍。在他做工的台板上,留着两包未服用的头痛粉。寻访汪德树和张艳

  在璧山县城,我们找到了汪德树开“摩的”的丈夫李,他告诉我们,他正为妻子打官司。4月,璧山县劳动仲裁下来,1999年11月12日由重庆市职业病诊断组诊断的“职业病致残程度为二级”的鉴定不作数,仲裁委采用了璧山县中医院4月12日诊断:再生障碍性贫血,完全缓解期。这样,使汪的致残级别一下从二级变成了七级(级别越高,致残程度越低)。4月13日,璧山县劳动鉴定委员会以此鉴定她的工伤伤残为七级。这样,汪德树要求璧山县璧城镇荣山彩印厂支付的抚恤金、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辅助器具费等,未被劳动仲裁委主张。如果按“致残二级”“主张”,汪可得医药费等补助计17585.5元。汪的丈夫说,为妻子治病和打这场官司,他们已举债三四万元,这么判,人不是太不值钱了?!他们不服,已上诉到法院。

  今年4月初,因无钱治病而离开重医附一院的18岁女工张艳总算幸运地活下来了。一年的皮鞋工当下来,使得她家穷得再难找到值钱的东西。张父告诉我们,为给她治病,已花了四万多元,借钱的范围已涉及到16家亲友。为还债,张艳的妈妈只身到云南打工去了。旧债未还,新债还在增加,因为每隔半月张父还得到重庆为女儿开药,每次至少五六百元。张艳脸色苍白而浮肿,常感头痛头昏,右耳听不到,视力模糊。她说:“我总共到厂里上了一年的班,前三个月算学习,老板不付钱,全部加起来共拿了2000多元工资,治病就花了4万多,还成了个半废人!”自她后,村里再也没有女人去做皮鞋。工业文明远离苯害

  在广东东莞采访台湾皮鞋商时得知,今年1月4日,该地做欧美线皮鞋的老板在接订单时就同时收到通知:皮鞋材质中不能含有毒成分,一经发现,全部退货。在列出的6种成分中,苯还没在其中。今年9月,一份新的通知又送到手上:特别指出,为了保障员工的身体健康,皮鞋材质不能含苯!

  其实,我们只要看看皮鞋制造基地不断移动的历史,就能悟出现代文明是怎样在远离毒害。据介绍,皮鞋制造业的基地大约是按每十到十五年进行一次大迁徙——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中,意大利是世界上最大的皮鞋制造基地;七八十年代,基地移到日本;八九十年代,基地在台湾;1990年开始,台湾皮鞋商陆续向大陆广东移动,在东莞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皮鞋制造基地,目前全世界五分之一的皮鞋(主要是欧美市场)出自东莞。而近几年,内陆皮鞋制造业也迅速壮大,使得中国成了全世界47%的皮鞋生产基地。还有一点也能说明问题:东莞台资厂的劳工几乎没有广东人,都是内陆经济较落后地区的农民;就连重庆南岸的皮鞋工也鲜见重庆及近郊人!

  早在1994年,国际品牌如“耐克”等的生产就不用甲苯而用水性热溶胶了。由于成本太高,一般的皮鞋厂不能接受。而无毒港宝之所以说是一场皮鞋产业的材质革命,是因为它在并不增大成本的情况下,能有效维护工人的身体健康。如果说用甲苯溶剂一双皮鞋需要的成本是0.10元,用无毒港宝需要的成本是0.15元,用这样的成本换取员工的生命安全,每一个稍有良知的皮鞋商应该乐意做的。

 


点击关闭
  • 客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