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最像李书福的一个汽车人——“龚大胆”的S

发布时间:2018-08-12 14:04 点击次数:

  龚大兴对汽车的感悟是:做摩托给间房,不如做汽车给张床。汽车是一个传承而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推翻的行业。

  在与交通工具打交道的20多年里,龚大兴是为数不多从摩托车走向乘用车领域的创业者,更是目前工信部目录中少有的70后汽车法人代表。

  尽管龚大兴创建的SWM斯威汽车进入乘用车领域已经两年,但外界对这位新进入者仍旧知之甚少。相反,龚大兴的个人性格色彩在汽车行业要比其创建的SWM斯威汽车更有知名度。“或许这是近年来最像李书福的一个人”,有人曾经如此形容这位号称“龚大胆”的重庆企业家。

  善于思考、有激情有理想、敢想敢干敢说……这些曾经形容十年前李书福的词藻,放在现在的龚大兴身上十分贴切。从一名老师到创业成为重庆摩托领域的四小龙之一,从年销将突破16万辆的商用车企董事长到进军乘用车行业。与李书福的传奇履历不同在于,龚大兴似乎是一位发展“顺风顺水”的商人,没有想象中经历的大风大浪,也没有什么惊天撼地的故事。不过龚大兴有着自己的商业哲学:“上帝给你最好的礼物应该是正常的发展轨迹。”

  学习,是龚大兴形容自己转战商海的一个核心。教师出身的经历让他喜欢自我反省与思考:从摩托车到商用车,从商用车到进入乘用车的这两年,龚大兴用自己揣摩出的两个商场规律让自己在每一个领域都逐渐站稳了脚跟:“我看商机有两点,一个是需求端是否成熟,另外一个是供应端是否成熟。”

  龚大兴感慨,2年的乘用车经历改变了他过去20年的商业习惯,善于总结的他在思考,也为自己寻找了诸如李书福、魏建军这样的学习榜样。然而一年后的今天,龚大兴变得低调了很多,最像李书福的一个汽车人——“龚大胆”的SWM斯威造车梦他希望为自己思考一条适合的发展道路,而不是单纯追寻其他企业发展模式。

  “2年时间,不可能给大家交一份满意的产品答卷,但我希望2年的时间把SWM斯威汽车的工作质量提高”,与魏建军追求定量不同,龚大兴用“定性”形容自己,他希望先把SWM斯威汽车的工作过程做到最好,在他看来,过程是一个创业的乘用车企业关键。

  作为80年代末90年代初大学毕业的一代人,龚大兴的故事要从1993年开始。

  在大学学习政治专业的龚大兴,1993年毕业后面临双向选择,一是服从学校分配,另外就是自己投简历应聘。此时的龚大兴选择服从分配。他被学校分配到乡镇一所中学教授英语。此时他的月工资为256元。当时的年代,在基层中学能拿到256元的月工资而且还是属于体制内,这在外人看来,无疑是铁饭碗。

  就这样,龚大兴开始了英语教师的生涯,按照龚大兴的说法如果就这样一辈子教书下去,不是不可以。但是内心“不安分”的他在这一年中因为一件事的刺激使他的想法产生改变。

  闲不住的龚大兴在业余时间发现当地乡镇有一种胶鞋很是畅销,对外售价是3元。而在他认识的一个重庆同学父亲创办的塑料厂,所卖的胶鞋只需要1.5元。龚大兴发现把这种商品从重庆运回到老家至少可以赚上一半。意识到商机的龚大兴决定尝试人生的第一个生意,但是苦于资金有限,他思考再三,决定向自己的父亲伸手筹借本钱。

  在当时那个看中体制金饭碗的年代,许多人都希望把子女送入大学,进入一个不错的工作单位。作为村里的第二个大学生,龚大兴向父亲说明要借300元的用意时,父亲的一番话深深地刺激了他。

  “全家指望你考大学,以后好带弟弟妹妹也走出去。现在你参加工作了,却还要回来要钱,看来这辈子是指望不上你了。”回忆起这一场景,龚大兴仍然历历在目。

  在他的记忆中,从家到学校的路程是一段山路,平常坐公交的他强迫自己徒步翻越五六公里的山路。他揣摩着父亲的话语,思考自己的处境。他不想成为父亲描述的这种人,尽管在外界看来,他的工作并不差。最终,在父亲带来的第一次刺激下,龚大兴决定离开家乡,离开体制内单位。

  1994年,离开家乡的龚大兴来到重庆,教师出身的他在反复寻找后最终依旧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他被聘任到一所当地的广播电视大学教书,工资是以前体制内学校的4倍。

  在这里,龚大兴教授的科目有市场经济学、市场营销学、哲学、革命史等。年轻气盛的他将精力全情地投入到教书中,特别是个人感兴趣的市场营销学。

  在龚大兴所教授的学生中,有一位来自三星工厂的员工,这位年龄不小的学生工作能力很强,只是学历不高。在学校“镀金”的这位学生给龚大兴带来了人生第二次刺激。这也直接促成了他进入商场。

  一次课间谈话,这位学生对龚大兴的讲课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这位学生看来,龚大兴讲课是一把好手,但却限于纸上谈兵。他对龚大兴说到,你讲的市场营销与实际已经脱节。

  不服输的龚大兴绕不开这个节。带着一种社会实践的心。

 


点击关闭
  • 客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