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我在江津区一所镇中学当老师

发布时间:2018-08-13 13:17 点击次数:

  来稿邮寄地址:重庆市渝中区较场口85号大元广场重庆日报科教文体新闻中心,请注明“60年征文”字样。

  2002年,我在江津区一所镇中学当老师。镇里的宣传委员庞然,是个远近闻名的“才子”、“笔杆子”。我在工作之余,就去找他学习写新闻。他给了我一个“窍门”,就是要多看《重庆日报》、学《重庆日报》。

  一到周末,我就到处搜集镇里经济发展、农业生产、好人好事等材料,写成小块小块的文章开始在《江津报》上发表。

  那一年,刚好杜市镇大力发展花卉苗木经济。我觉得这是能写成新闻的好材料,通过采访后写了一篇《杜市大做“花”文章》的消息。和往常一样,在征得老师同意后,发给了《重庆日报》。心想,也许和以前一样,会石沉大海。没想到,经《重庆日报》的老师修改后,在区县版发表了。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2002年1月16日。短短200多字的文章,却在我工作的学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让我坚定了信心:只要点子对,也能在《重庆日报》发稿子。

  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来写新闻稿,尽管一篇稿子也未能在《重庆日报》上发表,但通过学习《重庆日报》,我用课余时间写的反映“三农”为主的新闻稿屡屡被《江津报》采用,这为我后来调入《江津报》社立下了汗马功劳。

  到区委宣传部工作后,我成了《重庆日报》的通讯员、特约通讯员,读日报成了每天的必修课。自己不仅与“她”天天相伴,还经常与报社的老师们相见,陪同老师们到基层采访,见证了老师们采写稿件的精益求精,辅导通讯员时的耐心细致。

  随着与《重庆日报》的接触越来越多,自己发在报纸上的“豆腐块”也越来越大;随着与老师们的交往越来越深,自己对新闻的理解也越来越到位。就这样,《重庆日报》成了我每天工作生活的伴侣,报社的老师们成了我人生发展的益友。

  但《重庆日报》也给我带来“烦恼”,屡受她的“煎熬”为了在日报珍贵的版面上占一小块,我天天琢磨其用稿规律,搜寻区内各行各业、各个镇街的新闻线索,挤出一切时间写稿、传稿,然后在期望中焦急等待。以致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网看自己的稿子登出来没有。一旦见报,烦恼尽消。这真是“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啊。

  当然,《重庆日报》带给我的更多是快乐。记得有一篇反映江津区土地整治的稿子,在日报发表后,被时任市委书记黄镇东看到了,他充分肯定了江津的做法,我也因此受到了领导的表扬。在此之前,写新闻稿还多是为了对外宣传江津,也是为了完成任务,没想到会引起市委主要领导的重视,为一个地区的发展多贡献了那么一点力。

  为日报写稿五年,1800多个日日夜夜,真是让人难忘。哪怕后来到了市级部门,到了新岗位,但我每天上网看的第一个页面仍是《重庆日报》电子版。

 


点击关闭
  • 客服1